合乘出租车

合乘出租车

2020-05-29 13:26:47    所属分类:交通

合乘出租车(在香港又俗称泥鯭的,大陆又称为拼出租车拼车拼的士,台湾则称作共乘计程车叫客计程车)指出租车司机在不遵守计程器(又称为咪表)收费的情况下接载多名各不相识的乘客前往相若目的地以另收一个指定服务价钱,是合乘的一种。乘客一般只需付比平常少的费用,司机则可收取多人的付费而得到比平时较多的收入。世界各地如大陆、台湾部分地区、香港亦有相似的情况。

这些现象一般出现在市区地方,兼有热闹夜生活的地方,看准夜间公共交通的不足以形成,同时也需要有一批对前往相近目的地有需求的乘客。但是,不少城市在深夜仍可提供可合法议价的出租车服务,因而杜绝了此问题。

近年由于环保运动兴起,对于交通运输造成的污染与浪费,当代有了新的反思与应对。“共乘”在现代都市中又有了新的意义。为使得交通运输工具的效益最大化,许多国家正在规划、推广合乘出租车的运输方法。

目录 1 各地现象 1.1 亚洲 1.2 欧洲 2 注释 3 相关条目 各地现象 亚洲

在广东珠三角一带,又俗称“买位”,通常是每个城市都有几个出租车聚集的地方,一般是招揽长途客,等满了3-4个乘客时便开车,譬如在广州洛溪桥附近、珠海上冲检查站、中山博爱医院附近也有。

此外,在韩国,当地容许出租车业者在午夜12:00之后在旅途中接载前往同一方向的其他乘客。

在台湾,共乘在1979年便有相关现象报导,当时台北市内就有七条出租车共乘的交通路线,这些路线因为流量大、定点顾客多,使得许多野鸡车司机愿意冒着被警察开罚的危险,在这几条路线中兜揽顾客。鉴于载客量供不应求,当时交通部部长林金生便打算研拟合乘出租车的配套政策[1],然而三十年后的今天,相关规定仍然在研拟规划中。[2]

欧洲

共乘的情况连英国北爱尔兰的贝尔法斯特也有发生。于繁忙时间,在主要道路(尤其 Lisburn Road 及 Ormeau Road)的严重交通挤塞以致巴士班次变得非常不准时;加上星期日的巴士以及铁路班次疏落,都为北爱尔兰的合乘出租车造就了“绝佳”的“生存空间”。

伦敦目前(2009年)提供合法乘客合乘出租车,其相关规定明列于伦敦交通局网站。然而并非所有的时间与地点,伦敦出租车皆愿意提供共乘服务。

其服务范围[3]如下:

周间的早晨时间,从柏丁顿特区出发到伦敦中心区或其他重要目的地。 温布顿网球锦标赛期间,全英草地网球和门球俱乐部与伦敦地铁温布顿站、南菲尔德站之间。 从白金汉宫皇家花园出口出发至伦敦中心区附近。 注释 ^ 共乘计程车早已存在 只是没取得合法地位 (收费). 民生报. 1979-10-29: 06版 生活新闻 (中文(台湾)‎). 交通部长林金生前天说,政府正研究在台北实施合乘出租车。其实台北市早就有合乘出租车,只是没有取得合法地位而已。目前,台北市已知的几条市区内固定路线合乘出租车是:台北-华冈,士林-华冈,公馆-新店,台北-新店,台北-石牌,台北-荣总,台北-北投。一般人称之为野鸡车。  ^ 李文仪、洪敏隆. 计程车共乘费率 明年上路. 2008-06-03 [2009-11-08] (中文(台湾)‎). 共乘费率,交通部提出三种方向,第一种是像台北—宜兰的点对点共乘,桃园、新竹、台中、嘉义、台南等高铁车站到市区,及市区到阿里山、溪头、垦丁等观光景点,都可推动共乘招呼站,并鼓励车队式经营。第二种共乘模式由消费者向车行或车队预约,由业者安排共乘路线;第三种则由消费者自主共乘再叫车。交通部指出,共乘费率仍依里程计算,较搭载单一乘客略高,但平均分摊下来仍较便宜。 [失效链接] ^ Transport for London: London Taxi Sharing Scheme Order 2005. [2009-11-07] (英语). Fixed-fare taxi sharing operates as follows: 1. Regular weekday morning services from Paddington to central London and other important destinations. 2. Services between the All England Lawn Tennis Club and Wimbledon and Southfields Tube stations during the Wimbledon tennis tournament. 3. From Buckingham Palace at the end of royal garden parties to destinations around central London  相关条目 顺风车 野鸡车
合乘出租车

相关推荐